有思于“小学生不留一丁点儿书面家庭作业”

昨晚,偶看四川电视台“今晚十点”新闻节目,便获悉教育部为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减负”,拟定了十项新规定,包括“小学生不留一丁点儿书面家庭作业”“一至三年级不得举行任何形式的考试”等,正征求家长、社会及各方意见。应该说,这个消息是十分具有震撼力的,也能引起各方面人士的关注、审视与反思。


我明确支持和拥护教育部即将出台的这个新规定。但是,也有一些顾虑:


首先,“减负”已吼了很多年,条令也出了不少,但其“负”始终没有减下来。不少地方为了实现“减负”,也曾出台了“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四年级控制在半小时内,五六年级不得超过一个小时”等规定。还有的地方,为了配合“减负”,采用“称书包”、“封杀奥数班”、学校及正编教师不得出租教室和参与社会力量办学机构的辅导,更不得进行有偿补课。如有违反,一律视为师德有问题,并实施“师德一票否定制”。应该说,这些举措是有力的,也是可以执行的。但学校“减负”了,家长们却更忙了,孩子们更累了,社会力量办学机构也更开心了。同时,我们还看到一个怪相:小学“减负”了,初中、高中却更日以继夜、加班加点了,只有大了大学才算是真正的“减负”了。这都是因为什么?那就是中考、高考!行政主管部门领导习惯用“数据”来量化考核学校及老师的工作业绩,考试成绩就是最简便、最直接、最一目了然的东西,哪个领导敢丢?哪个领导愿丢?哪个领导能丢?如果丢了,又怎么去评价老师的工作,怎么去评价学校办学质量的高低?


其次,“减负”是专家吼出来的,“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也是专家吼出来的,到底谁对谁错,谁轻谁重?现在很多家庭都只有一个孩子,作为家长有谁又愿意拿自己的孩子去做“减负”的试验品?因为如果一旦失手,其苦果就只有家长和孩子自己慢慢去吞咽了!当然,“减负”的愿望是正确的,但“减负”的方法是否过分简单了一些呢?要是几个条款就能刹住学校过重的课业负担,我们自然会为其叫好。古人云:“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小学“减负”后,要是不能很好地、科学地安排小学生的课余生活,使他们从小有个正确的价值取向,恐其人生要成大业也许会受到影响吧。今晚,我也正好收看了中央电视台“汉字书写大赛”的节目,我为登台的孩子们呐喊——他们太优秀了!尤其是安徽省合肥市五十中的孩子们更是集体优秀者!这些优秀者几乎都把第六版的《现代汉语词典》1700余页背了个通本,其中还不乏连哪个字、哪个词在词典中的哪一页都烂熟于心。难道这样的学习就没有心理负担和精力负担?同时,我们也要问问今天的专家和所谓专家们他们过去的学习都很愉快,都是“玩出来”的吗?他们读书时都是不做作业就自然形成了今天的能力吗?孩子是耽误不得的,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误了一代人呀!如果说小学该“减负”,那中学、大学又该如何为之?我曾担任过公招大学生的面试工作,其中让他们在黑板上书写八个字的成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除了书写极不规范外,竟然有人错了7个字!估计这样的大学生到了大学确实给自己减负了,留下来的就是这个结果呀!


再次,我们不妨去了解了解今天的孩子都喜欢什么?在家里,在车上,在行走中,有电脑就玩电脑,没有电脑就玩手机,玩的几乎都与“游戏”“微博”有关。再看看书报摊,但凡去买书的孩子,不管男生还是女生,他们买得最多的就是与卡通、漫画相关的书了,《知音漫客》应该算是他们的首选。我曾问过一些学生(包括自己的学生,也有在报刊摊买书的学生)为什么喜欢《知音漫客》,他们的回答极其简单而铿锵有力——里面有我喜欢的帅哥和美女!要是从今开始,不给学生“一丁点儿书面家庭作业”,他们不是有更多的看帅哥美女、玩游戏的时间了吗?长此下去,我们的下一代又会是怎样的一代呀?


最后,建议有关部门在实施“新十条”之前,一定要有个小学生“减负”后,老师应该怎么做,家长应该怎么做的硬性规定。“小学生不留一丁点儿书面家庭作业”,并不等于小学生回家后就各自玩自己喜欢玩的事情,更不是为他们上网玩游戏、看卡通漫画开绿灯,不然,这个“新十条”过不了多久,又会出现下一步的“新十条”。到那时,教育部门的形象在老百姓的眼中又会打折扣的了。

《有思于“小学生不留一丁点儿书面家庭作业”》有7个想法

  1. 李老师:文章的担忧并非多虑,但当今要矫枉,必过正!诸葛亮治蜀之所以那么严,没办法啊!

  2. 或把一些不那么重要的课文删减一些。课文繁琐的、语言过多的适当的减少一些,课文可以选择经典课文,课本可以适当变薄些的。

  3. 多么希望相关政策的制定者能少一些闭门造车,多听听那些真正配得上称作“老师”的一线教师真实的声音!教育应该是有一定的规律原则和底线的,而不仅仅是想当然!支持李老师的观点!

  4. 写得很接地气!在功利浮躁的社会背景下,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期待下,在校长高平均分、优秀率的要求下,我们教师只能在夹缝中生存,高考指挥棒不变,我们只能带着镣铐跳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