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教育一片“静”土


请给教育一片“静”土


 


    读书需要“养心一涧水,习静四围山”。换句话说,读书得潜下心来,达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境界,熬过“十年寒窗”之苦,才有可能领略到读书之快乐,也才有可能在书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黄金屋”,最终实现“厚德载物”的夙愿。学校,是孩子们读书、习文、修炼、提升的地方,是需要“习静四围山”的氛围的。但是,也不知从何时起,学校也变得像小社会了……笔者在此特呼吁社会各界都来冷静地思考一下我们中国教育该如何走?中国的学校该如何办?学校何时退出“小社会”的现状?……


随着历史的变革,“学校特色化”便成了大家耳熟能详的时髦词汇。有的领导在大会小会上都要求学校校长在一个学期办出特色来,如果不能实现,就得吃“黄牌”,责令“限期改正”。他们还会帮着出主意——找专家把脉,找笔杆子论证,请记者宣传,几经周折之后,学校就“亮”起来了。你看,今天的学校,是不是少了一些静谧,少了一些朴实,少了一些默默无闻,而多了一些喧嚣,多了一些浮躁,多了一些功利?不为过地说,一般学校一个学期至少也得要有几个重要新闻上报纸、上电视、上网络。对于“窗口学校”、“示范学校”,那就几乎是每月、每周都有新闻热点和亮点。更有甚者,短短一个学期的一百多天中,竟然有近百条五花八门的新闻出现在各级各类媒体上,闪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对于此,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学校,他们到底在干什么?难道学校每做一件事都必须让全社会都知道吗?原来,学校校长是上级任命的,他的上司(局级、县级,甚至市级领导)大多“年轻化”(因为“四化”干部是这样要求的),这些年轻化的干部谁又不想抓住“年轻”这根稻草实现自己风声鹤唳、飞黄腾达的美好愿景呢?他们只有凭“政绩”说话,他们的政绩主要就来自于他们所管辖的学校。于是,为了政绩,他们不得不挖空心思为自己的政绩找路子、出点子、搭台子、露影子了。也许很多校长心里都明白教育不该这样办,但他们哪里得罪得起直接关乎他们的那顶乌纱帽的长官呀!他们只有违心地去做,他们为了讨好领导愿意独辟蹊径地去做。也许这样做,会对学生带来好处的,正所谓的“素质教育”嘛!笔者也承认一所学校要想发展得更好,就该有它独有的特色。但是,学校特色不是异想天开地“创造”出来的,更不能依托“领导意志”去找一些专家、一些“秀才”进行无端地炮制出来。学校特色应该是在学校存在之后逐渐积淀、慢慢浸润、自然彰显出来的,而不能人为地拔苗助长地“加强培养”。学校要形成特色,首先要有十分明确的办学宗旨,其次要有一批敢于思考、敢于实践、甘于奉献的教育实干家们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奋斗,也包括对学校办学的反思、提炼、升华,“潜随风入夜”之后,便能“润物细无声”了。这个“无声”的“润物”功能也许就是某所学校慢慢形成的特色罢了。


所以,本人觉得学校特色需要各级主管部门抛开“功利”这把魔剑,从宏观上掌控学校的办学方向,在让学校保持相对安静的前提之下,严格规定各级各类部门认真做好“五个‘对’”——对学校的考核不用一把尺子,要重点考虑学校的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和自己的特色发展;对各部门布置的工作要进行审查、统筹、整合,不给学校增加太多的形式化的不能让学校静下心来研究教育教学以外的事情;对基层学校的检查不能过多过杂过滥,少做甚至不做“挂牌”“创模”之类的要求,让学校真正成为书香校园、探究园地;对学校组织的大型活动应该做较为严格的规定,原则上每个学期一所学校不超过2次声势浩大的活动;对学校老师进行既统一又灵活的考评制度,建立起能者上庸者下的人才使用机制。上级主管部门和业务指导部门,要多给学校针对性地提出高瞻远瞩的建设性意见,少做一些“指手画脚”“模式化管理与评价”的事,真真切切帮助老师进步,实实在在促进学校特色发展,扎扎实实保证学生健康成长,鼓励学校校长按照自己的办学指导思想,逐步建立起学校自有的工作方式、激励机制、育人模式,进而形成学校独有的办学特色。

《请给教育一片“静”土》有2个想法

  1. 教育太需要一片“静土”了,在浮躁的时代,教育也成了功利行为。两天就得让学生发明出玩具。学生也“被”聪明了。

  2. 深有同感!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有多少人有那百年的耐心呢?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静下来。如果能唤醒他人静下来,带动他人静下来,便是教育之幸!

发表评论